网络热词:从小众出逃到大众自嘲
www.xinwenren.com  2014-11-06 10:48:24  中国青年报

王梦影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11月06日 12 版) 上网说话似乎越来越多固定句式了:问题来了,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也是醉了、我也是蛮拼的、女汉子、逼格高…… 有人说过,第一个把美女比作花的是天才

王梦影 《 中国青年报 》( 2014年11月06日   12 版)

 

 

    上网说话似乎越来越多固定句式了:“问题来了,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也是醉了”、“我也是蛮拼的”、“女汉子”、“逼格高”……

    有人说过,第一个把美女比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是人才,再往后都是庸人了。可能是相同的道理,再听到“我为了××也是蛮拼的”、“也是醉了”,别说曾经的会心一笑,现在可能连嘴角都不会牵动一下,跟看见“我今天吃了俩馒头就稀饭”一样,不过归于日常。

    然而,当私人状态、公共账号、官方声音……如果海量数据里的整个时代都在逐渐使用一种语气,那么这种语气本身不值得仔细想想吗?

    世界毕竟主要是由普通人组成的,一时的流行俏皮新鲜感迟早也会转淡,少有人关心无关痛痒的俏皮话根源在哪里。更讽刺的是,百度美女与鲜花这个比喻,显现的作者都不统一,三条说是巴尔扎克,两条说是黑格尔,还有一条说是古龙。

    这或许也是网络的美好和麻烦所在,剪切粘贴、转发点赞,复制的成本太低了。心灵鸡汤大户柴静、崔永元和白岩松或许对此略有感触,后起之秀莫言则因为获诺贝尔奖,被许多人知道了所谓的书中名言,诸如“一个人,一座城,一世情伤”。说到底,这些不过是消费的另一种形式而已,

    廉价的复制碎片能获得一次漫不经心的点击,普通的消费者获得的是参与。这背后的需求是巴别塔时代就有的陈旧道理了。语言的目的是交流,参与交流能获得认同:我和你们是一帮的,我并不孤单。不一样则是可怕的:在意识的领域远离同伴,迷失荒野。更重要的是,满足感是个小坏蛋,它不仅在我有人有,还在于人无我有。一个个圈子被打造起来,自己在一个圈子里,别人在圈子外,简直再开心不过了。语言是钥匙,也是壁垒,好比一代代的争执往往都在于:“你说的那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你怎么连我说什么都不理解”——本质上关于年轻和资历优越感的较劲,和语言有关。

    当然,在这个时代里,地铁对坐着的沉默人丛,每个人都对着手机,那里才是归属所在:“我懂其他人的黑话,我是大家的一员。”

    无数小圈子在繁荣的虚拟世界中存活下来。亚文化仿佛不再为主流文化所挟持,而有了自己发展的空间。比如“我膝盖中了一箭”原来是游戏里一个人物的台词,诉说往日繁华,结果因为受伤而难以继续,好笑中带点悲凉。这是属于小圈子的“梗”。对于喜欢《神探夏洛克》的,“缺爷”和“卷福”的互动,演员本尼迪克的“马脸”太长就是“梗”。对于喜欢原创古风音乐的,某个圈内明星的四川口音就是“梗”。对内是墙,对外是钥匙。

    与此同时,那些漫不经心的点击,累积起来则是无尽的财富。

    如今最当红的弹幕电影,就是小圈子内流行已久的宝物。《万万没想到》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创作者对于这把钥匙的洒脱应用。主创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到自己反复考虑,这段话够不够朗朗上口,大众能不能碰得到。“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高兴”、“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这些话语迅速走红,并让大多数苦苦奋斗的年轻人有了为生活一笑的机会,从而对主角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这是属于大众的胜利,跨过墙,那把钥匙会打开一扇新的门。

    然而,一旦一群人的钥匙变成所有人的钥匙,有些可能全失去了本来的意思了。比方说,“傲娇”这个词,形容有点别扭、嘴硬心软、有点大小姐的霸道却又有温情一面的复杂性格。这种性格的流行与近年的动漫作品中此类性格的角色大受欢迎有一定关系。受剧情影响,一般来说,对谁“傲娇”,多少有些暧昧的情愫在里头。然而,对于只将动漫等同于“喜羊羊与灰太狼”或者“日本那些大眼妹妹”的人群来说,这个词不过是“骄傲”的新鲜替代品就是了。所以网络媒体报道中常见某某名人傲娇面对记者提问,如果按照原词意,这个画面真是有点太美不敢看了。

    在这种时候,大众的胜利则更显残酷。小众文化往往扮演着对大众定义的成功、价值和理想等等概念的解构角色。然而如今,它则无辜地充当了向大众的消费生产线提供原材料的角色,从而打造一模一样的一时流行。

    如最近大热的“diao丝”一词,本来只是一个喜欢自嘲的贴吧小圈子里,一个再平常不过的“梗”而已,糊里糊涂地被抓取到生产线,做成标签,贴向产品,以供贩卖。新的解构和意义的反抗还是会发生,但是因为大众的存在,自嘲变成适应的一部分,自省却遥遥无期。

    逃避流行的灵光一闪,最终成了创造流行的陈词滥调。小众的出逃,最终成了大众的自嘲。

相关热词搜索:网络热词 小众出逃 大众自嘲

上一篇:在时代变迁中重温新闻梦想——写给第十五个记者节
下一篇:新闻采访也是一种“合同”行为

分享到: 收藏